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情绪激烈之后

最近中文网络世界,一片哀鸿。

我已经不会哀鸿了。

从我不能上Google开始;
从我不能随便写林达、看熊十力开始;
从公知为代表的人被污名化开始;
从什邡、厦门那些事件默默被遗忘开始;
从敏感词越来越多开始;
从博客大巴把我的日记关起来开始;
……

我比别人更敏感地感受到了寒冷,所以我现在已经不会再哀哀哭救了。

我还能怎么办?我还可以怎么办?

我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结婚,买房,准备生子。感受到这个时代带来的重负与压力。
每天每天都只能在阅读之中,感受到自由与快乐。
但是,也许有一天“偌大的北平也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

成为广州人

来了2年来,不情不愿地我也要开始正式开启自己“新广州人”的生活旅程了。
再见,北京。

————————–

2017年,买了广州的房子。
成为了广州的房奴。
漫漫前路,终于过成了当初怎么想都没想到的样子。

—————————

再往前如何,我并不知道。

—————–

说一点高兴的!

今天达成了徒手开榴莲的成就,开出来两大碗榴莲,哈哈哈哈哈~~~~~~

榴莲飘飘,我爱榴莲!

一点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要给学生讲美国传播,但是学生里,觉得美国好的人,的确不多。
自己系的学生讲话比较随便,借着这次美国大选的机会,有推荐他们看一看《银英》,这么通俗简单的科幻+政治的通俗读物,应该能让他们联想到一点现实,有一点收获。

比较有意思的是,有学生并不喜欢民主,嗯,亚里士多德也不喜欢民主,从这方面来看,我的学生和先贤也是心有灵犀的。哈哈。

最有效率的学习方法,是对着别人把你的知识讲一遍

算是近一年来多当老师的一点小感受吧。

备课授课的确是非常耗费时间的,尤其是多人授课的时候,水准不一、接受能力、教育背景、理解能力、想象能力、共情能力不一的时候,教课,尤其是重复性授课非常的耗费时间。

但是对教育者来说,备课是一个检验你自己学得如何最好的标准。只要你不是照本宣科,那么最有效率、最生动的方式就是把你“知道”的东西用自己觉得最好理解/表述的方式讲一遍。

反正,赶鸭子上架,我连xxx软件还有xxx软件都会了,下一步学习高数和统计……

不过不管怎么样,过上了一种“时刻在学习”的生活,有种用奇怪的方法达成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感觉。

以前也是没想过自己可以成为“一体机”,但是感觉这一天也不远了。orz

一言难尽是毛国

毛国,真是一个特殊的国家。
一言难尽的毛国。

更难一言难尽的是,我咋跟我爹妈说我出去浪了这么久不告诉他们……

—————-

莫斯科比圣彼得堡安全,但是圣彼得堡的城市功能更集中——观光。所以对游客来说,可以盘桓的日子更多。

观光城市的问题也挺严重,就是经济其实不行,只能依靠旅游等,所以城市里,感觉差距比较严重,治安问题也比莫斯科严重。莫斯科感觉不务正业的人会少很多,但是SPB大街上让人不安的情况会更多。

旅游跑多了,就觉得,全世界人民都差不多,还真别嫌弃中国人素质低,国外狗不理也很多呀。

————-

没有战乱、没被侵犯过的真·泱泱大国,大概就是毛子这种,他们的博物馆充满了一种“老子很有钱”的感觉……也难怪欧洲老贵族有时候会嫌弃毛子品位低……

不过,看完这种吊炸天的“阔”,断舍离的那套就的确小家子气了一些。

———–

飞机飞过广袤的大平原的时候,真是让人心头畅快啊~

————–

待续

红楼梦之世家大族

本来这几天特别忙,就没来得及更《红楼梦》的想法,但是昨天被一个朋友烦的不行,想起来一个点,倒是和我这几天听欧丽娟的红楼的一点心得契合的上。

中国落寞世家子写出世人皆知的文章的,近代两个——曹雪芹和张爱玲。因为是世家子,所以他们笔下的世界格外被人遥想,这就像我们说网络打破了“场域”的隔断,比如《世说新语》说王敦“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这就是身在寒门这个场域的人完全不懂另一个场域的生活真相,别的还可以遥想,但是细节最难突破。互联网的好处之一,就是让很多场域的“围墙”变得透明。

就即便如此,你还是很难去真正触摸到“上一个阶层”的人的生活是怎么样。因为生活中,人们最容易被“习以为常”所遮蔽。北大有个人类学者叫康敏——没错,就是和《天龙八部》里面马夫人同名的康敏——去了马来西亚研究那里的穆斯林,发现即便在40°的高温之下,那里的穆斯林也一样穿着长袍长裤,问他们热不热,他们的回答最多的是“习惯了。”当地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有外来者才觉得不可思议。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学在发轫之初强调只能在“陌生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之下”去做研究。

《红楼梦》的存在,是将最精细的“世族”生活剖析给别人看。当然,这种作品不独中国,《枕草子》等也是。

———我是拖了太久已经遗忘了灵感的分割线—————

2016,say hi

本来大早爬起来是为了写论文的,但是想想还是先写年终总结吧。

每年年终都会感慨自己一事无成。

今年大约好一点,兵荒马乱之下,看了几本书,写了几万字,做了一点皮毛的研究,然后顺利业;从北京滚到广州深山,人生路感觉好像拐了一个很大的弯;要从一个新的领域再开始做一些自己不曾做过也未必擅长的时期;性格方面,曾经痛恨的一些品质终于有动力去改变掉了。

新工作有点像学生时代的延续,只是更为懒散,更为颓靡。这样挺不好的。不过,痛恨自己懒惰和一事无成的话,也每年都说。就还是算了吧。

今年看的书不及去年多,上网的时间也少了。不再沉迷在IDOL和网络上的小琐事上了,生活的压力也渐渐变大了。更有意思的是,当肾上腺素分泌减退,我以为自己超凡的幻梦就减退了。想起来上一次毕业勃勃野心还如此痕迹鲜明,现在的自己,终于变成了小时候害怕变成的庸碌中年。啊,有意思。

嗯,能平静看待自己的庸碌,也算是今年的一个成长吧。

明年还有好几个计划,比如考下来驾照,比如考下来别的什么证之类的,谁知道呢。事情并不总像我所预料的发展,还好,也不总往糟糕的地方发展。

年轻的时候勇于剖白自己,恨不得自己那点鸡毛蒜皮拿去跟全世界说,越大越“欲说还休”,真诚并不能总如你所愿换来真诚,更多时候是伤害你的把柄,所以“却只道天凉好个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