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总结之虚空篇

翻了下去年这个时候的日记。和虚空相关的地方我这样写: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越来越大的原因,从虚空到风月再回到虚空。我知道我在亲历历史,但是我却无法有真实感。
这个世界怎样奔突汹涌都好像离我万重——当然,这是假象,我知道。
今年么有奥运,么有地震,么有感人肺腑的表演和动荡世界的大喜大悲戏剧变化,但是今年又是那样的变化多端。
去年有胜利的nail,今年就有自焚的骨灰;去年大家曾经携手“散步”,今年只能“圆润滚出”;去年楼市泡沫,股市暴涨暴跌,人人都跟CPI赛跑,今年楼倒倒,桥糊糊,人人胯下坐着{欺}【实】马告诉我们“GDP又涨了8%”,中国人民扛得住。

 

以前我们娱乐至死,现在连娱乐都没有了。
没有关系,我想我会扛得住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就像那首诗里说的那样。
之前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扑向别人而默不作声,直到他们像我扑来而谁都不能再做声的那一天。

对,我扛得住,我迟钝的感受着一切,被操控着,我对金钱没有概念,我对权利没有概念,我对free_dom没有概念,我有一份糊口的工作,有一个暂时的寄托,但是,偶尔我也会挖开这些糊得厚厚的壁垒从蜗居看看外面的天。
去年走了梁羽生,今年走了唐德刚、杨宪益、克朗凯特,摸着《李普曼传》我觉得这个世界好冷清。
这个世界好像越来越寂寞了,那些我还看得到的身影一个个走进了浓雾里,现在我的目光该投在谁的身后?

他们说,默罗死了,但是埋葬他的地方六尺之下,是一条新的光电光缆,他与它同在。
我如果记得他们给我的影响,是不是他们也会与我同在?

奥巴马做了总统好像也没有改变什么,五五制终结后日元还在不停上涨,风纪股长后面跟着卸磨杀驴,新相声主义淡下去了,谁还能跟我没事去茶馆里听刘铮唱《苏三起解》?
单位不再单位,微博席卷全球,看得越多却没办法表达,小朋友告诉我,连美国都买不到龙女士的新书了,我想,我如果买本怪力乱神的占数书,它会不会把我catch起来?

他们都说这个世界空前重视知识,但是我却看到反智、低智的泛滥。传统的愚民遭遇现代商业的重利,共谋之间的顺利比权钱同谋更顺利,更隐蔽。

但是[留守儿童][开胸验肺][二十万不值的人命]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喜欢尼罗——她说这是HE,那这就是HE,如果你不服气,她能给你搞一个更BE。

 

去年的欺实马,我愤怒地仿佛一根火柴靠上我的血管就能把我整个人点燃。现在回首看来,欺实马和李刚爸,和钱云会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欺实马还是金钱收买权力,而后二者直接是权力在阳光下凌驾于生命。

今年发生了多少事儿啊:
世博的实名菜刀。
惨死在菲律宾的香港同胞。
校园碾死学生的官二代。
上海冲天的大火。
新疆被囚禁的智障工人。
再次流入市场的三鹿奶粉。
起起跌跌的房价。
一路狂奔的CPI。
流入民间的四万万亿。
报复社会的海关关税。
诺贝尔奖的空椅子。
已经被大众司空见惯的矿难。
车轮下带血的头颅。
…………

在这个魔幻国家了,我的脑存量变得这么小,根本来不及记下来这接踵而来的所有。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僵硬,失去了柔软,失去了温暖。时代的气息变得外强中干,嚣张的气焰之下是越来越深重的灰败。

开始是不公正。后来是不平等。在后来是鲜血,是残暴。是越来越多赤裸裸的无耻。

阶层的流动越来越慢。特权变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难以撼动。随着媒体和资讯的发达,不平等的事情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更有机会曝露在我们面前。了解的越多,越寒心,越没有信任感,越忐忑不安。去年我觉得那赤裸的欺骗已经触犯底线的时候,今年的事情告诉我,骗你?那是看得起你!

我一个师姐的blog上写,今年大家都人心惶惶谈投资,谁都怕自己手中的那一点钱到了明天就会被蒸发掉。她爹安慰她说,国家想要你的钱,你有办法和国家抗衡吗?除了身体,其他什么都是靠不住的。

一个“崛起”的强国,连最基本的安全感都无法给百姓,你会怎样看待它?这几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引用鲁迅先生那段“一个青年的血……”,可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哪一天不弥散着这样的气味?我不知道,带血的GDP还能够支撑过多少时日。这辉煌还需要多少祭礼。我甚至不敢去仔细设想。

每次我想讲,但是每次我都失语。愤怒的力量仿佛宣泄出来就会由炸药变成了烟花。悲哀的心情敲击下来就仿佛由诚恳变成了虚伪。叫嚷得越是响亮,越是对比出行动的无力。在这个泥淖般的当下,沉沦其中的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干净漂亮的那一个。

也因此我更鄙薄那些满口“大义”、“爱国”、“红色”、“圣战”的那些爱国投机分子。民粹主义是杆好枪,上面挂满了名利。渣渣说,网络很有力量,蝴蝶的振翅也能带来风暴。我说,不会的。那些虚妄的影响更多场合下不过是精神自慰棒。软弱的孱头。

但是还是想写下来。因为怕忘记。怕忘记这些愤怒,哀伤,悲切,懦弱。忘记这一滴滴如我凡人的血和泪,也怕自己最终麻木而失掉了悲悯失掉了为人的那点心,而变得和他们一样。

2010年就要过去了。我想我会记住它 。

总有一天,我会离去

忙碌了一天,点开看到的东西鲜血淋漓让我瞠目失语。

也许,我要为这魔幻的一年,开一个总结帖子。
自架站里,我不怕有人删我的blog,改我的关键字,不怕被敏感词。

最坏最坏的结果无非是我这个小站子被封掉,诸位连同我自己都要开始翻墙来这里。到时候,我会觉得这是一种何等荣幸!

圣诞party

在没有下雪的圣诞节,欢迎到温暖的蓓蓓小屋参加毛绒绒趴体。请打扮得毛绒绒的加入我们!如果你有用不上的东西,就带来进行交换吧。现场还准备了抽奖活动,保证你满载惊喜而归。我们准备了火鸡、茶叶、帅哥、美女,保证大家各取所需。圣诞快乐!
地址:四惠东通惠家园八号楼2810室(四惠东地铁站B出口)
时间:2010年12月25日周六下午1点开始

==========
闺蜜花花和闺蜜的闺蜜蓓蓓开的party,我要带上我的小礼品去交换啦!

欢迎大家也来=v=

不算影评的评

我抵死不承认这是评。只能算拉片报告。先记录点,如果看完第二遍还有想说的再开篇单说。写完这个我算是可以对自己有个交代了。不然总是心里梗着个什么事儿不能完成似的。心神不宁。

渣渣很喜欢这个,以至于看见说不好的都有点逆反了。凭啥看见赵孤那样的烂片都有人夸,有了个给力的反而不让夸了?

我倒是觉得,因为它的好,所以值得我看了以后仔细想,到底哪儿好,哪儿不好。以及为什么大家会夸他或者骂他。

有剧透,萝莉绕道。= =b

Continue reading 不算影评的评

最神奇的不是像你,而是像你全家……

我知道《赵氏孤儿》不好看,奈何架不住渣渣是黄教主的死忠粉丝,当年甄子丹负责“叶问”,教主负责“2”的时候,她都义无反顾去看了,这次教主参演,她早半年就期待了。我这么”妻管严“的,当然也只有陪看的份儿了么。= =

而早一个礼拜前,萝莉去看后,立马repo了一大篇,七七八八啥都有,夸奖的比如教主的邪魅小白脸,怨妇攻;比如范冰冰给程婴儿子起名“程勃”时,影院不怀好意的笑声;比如那坑爹的林中作战等。还有特别妙的那段,赵武出征前让屠岸贾想起赵朔的那段对白……

具体的不一而足,我就不一一复制说了~

重点中的重点是,她说:

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幼年程勃很眼熟,想来想去以为他像海青,但是刚才看海报,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团子!他像你!也像你弟!总之就像你们家人!冲这点你也该去看XDDDDDDD

我在看电影的时候,基本上按照先后顺序惊叹了范老师的美艳,前段故事的逻辑的顺畅,教主的美貌(………………)小陈勃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还好,但是他的行为让我各种很无语,渣渣一个劲儿嚎啕“萌哇,萌哇~~”我内心则是各种os……
这种无语问苍天的os心情持续到一个特写镜头照着小陈勃大大的双眼皮的时候,我一个激灵!
我去!这必须是我弟弟啊!怪不得我看到那小屁孩调皮捣蛋不听话的时候那叫一个急啊!太熟悉了!我看着他,满心都是弟弟在家不让我省心时的焦虑状态嘛!
感情我看电影的时候心里喊的都是:操!这么不听话!坑爹呢!!orz,不带这么诡异的代入感的……

好了,有真相有对比!

小王翰剧照,边上是我弟弟

小家伙在红地毯的新闻照,边上是我大概8、9岁时候拍的艺术照||||||

渣渣说:你比你弟弟像王翰!

我说:是王翰像我和我弟弟!

=========

正经说片子的repo(这一段是渣渣要求我补的。= =

作为一个看过陈导几个片子的人,我的感想其实和每个正常人都一样,陈导结尾太坑爹了。

屠岸贾被完全洗白了,如果我是一个从底层吃过苦奋斗上来的人(我记得屠岸贾当年是战败的俘虏投降过来的?),我也会对赵氏这种豪门贵族,尤其是赵朔这种二不楞等眼高于顶的人产生愤恨之情的。官二代,仇富神马的,你们都懂的。= =+后面那种有能力又有点慈父柔情的坏蛋形象在洗白盛行的今天,群众都还觉得,哦,坏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嘛!所以,屠岸贾同志反而成了塑造得最统一最符合逻辑的一个形象。

很多人说,陈导试图展现的人性有问题。我觉得吧,他的意图我明白,但是表现的手法太过自信也太轻视观众了,设定的细节无法自圆其说。

举例说,他能够说明,当年为何屠岸贾相信了换婴的成功,最后的包袱解开也足够让我信服。但那时前后呼应的,气调一致的。

观众提心吊胆地看到小程勃和屠岸贾”相亲相爱“再到”不认干爹“的仇恨那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林中大战又是一抖一转,”死也要和干爹死一块“,观众彻底没脾气了,杨康第二啊!

虽然这样的紧张翻转对戏剧的高潮来说有好处,因为大家一面骂着坑爹……一面还是挺急切地看完片子了,不是么= =。但却又完全把人物的心理渐进过程打乱了。赵武最后那性格展现出来就一个整个白眼狼反社会的人格,太不稳定了。硬要解释我也可以理解,对刺那里就是一个十五岁少年中二发作,虽不赞同也能理解。可理解也心凉啊。= =+

谁他妈希望最后一个憋屈到极致的故事到最后还得要一个中二病来扬眉吐气啊。说不定中二病过个十年就开始觉得自己当初被程婴坑死了呢?如果中二病对自己的干爹没有一丝愧疚,那么他又绝对一个无心无肝的人。这么一个冷血的人是”复仇英雄“???得了吧!

如果程勃是败笔在导演对戏剧落差的过度追求,那么程婴从人物上来说,是价值观念被完全颠覆。程婴至死都是把程勃的生命放在自己的生命之上,强调的是”父爱“,而有意削弱了”大义“。虽然颠覆,好歹完整。而价值核心主角(不是指戏的主角),程勃则既没有大义,也没有亲情。

这和传统的故事区别太大了。人民群众这么多年来的固有印象和感情铺垫完全无法接受。义薄云天的传统英雄变成了形势所迫的懦弱父亲,逆境奋起不为富贵所动的豪情男儿变成了一个中二病。从第一感官来说,群众也不能接受啊!

从价值观层面上来讲,我觉得,陈导不是三观有问题,他是太自信太相信自己对传统价值观和现代价值观融合的能力了,但是故事推动能力和逻辑展示能力又太轻视大众。

回顾他以前的片子,包括《梅兰芳》,他言表中国传统的情感,比如十三燕和梅兰芳对台,戏亡人死,他能刻画得很好。但是刻画梅兰芳和邱如白”为艺术献身“不停牺牲小我,做各种”龌龊事“,这种现代情感就很别扭。很有”空喊口号“的意思。很多地方硬生生就给扭转过去了。观众的情绪和理解跟不上。这是传统价值观和现代价值观的两种冲突。也许梅兰芳大师天纵英明,和邱如白先生一拍脑门就扭转了,但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就是两种情绪情景,你让观众怎么跟你跳跃穿梭?!

价值观的展现必须有其特定的情景。尤其是中国传统价值观和现代价值观。赵孤的核心没有立在传统的”士为知己死“,而是立在”亲情“,甚至亲情化解仇恨上。而”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是传统的价值观,单独用一条价值体系来解释,都是可以的,但是试图兼美,观众只会觉得自己的价值体系被挑战了,精分了,甚至,被导演愚弄了。

《梅兰芳》里面的价值悖向是两截的,以时间点为切割,还算有个过渡,让观众接受起来没这么别扭。而《赵孤》则是从头到尾都在打架,导演自己都没想好两种体系我需要服从哪一个,又怎么来说服观众呢?

陈导的故事告诉我们,价值观最好统一,不然小心左右互搏自己抽自己耳光了。精分真难看。

陈导还是太投机,太精明,对成功,太渴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