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轻松

又是一个周五。

想着前面的假期,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我大概也是个不擅长处理多线程任务的人,如果事情一多,头脑就会变得顾不过来,而最近也发生了很多令我沮丧的事情。

因此,冷落了blog。真是抱歉了>_<

小时候老爸总说我是记吃不记打,很多时候做了的事情总是记不住,教训记不住。其实人要真的能够从一次失误里吸取一辈子的教训,大概就真的能避免很多弯路吧。

好想贴《藏獒多吉》的评论啊,宣传方啥时候可以让我贴呢?真愁人。

嗯,久违的假期,久违的轻松。

可与人言无一二

1,最近心情很坏,烦心的事情接踵而来。这一个月内我流过的泪比近五年的加在一起的还多。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一二。

2,我永远和大众是逆的。
shakira不红了,梅艳芳死了,我才开始喜欢她们。

3,多想点好一点的事情,努力和这个世界建立正面联系。

4,每一天,活人都在亲历历史,需要记忆和理解的,不是虚妄,而是真实。

5,我讨厌 red song。

顺手记录俩乐子,
a宋庆龄曾经在文革之后谈论江青曰:那个婊子!
b老舍曾经在投稿的稿子边缘上写“改我一字,男盗女娼”(这条不记得是不是从wb看来的了)

Continue reading 可与人言无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