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头凰上铃儿铛

《铃儿铛铛》给我一个特别诡异的灵感,让我忍不住首先分享以下:一天我在听这歌,突然脑子就浮现黑皮在春晚做周杰伦状唱到“远方的你是否对镜卸着妆”这一句,然后背后一群古装钗头女(大家脑补今年春晚那个悬空坐的伴舞女们)抱着琵琶在脸上画圆扭来扭去的样子。然后黑皮陶醉得半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唱“不唱那钗头凰~~~~”突然我就笑喷了。

我觉得,这是黑皮迄今为止最最主流的一个歌,真是拿去上任何晚会上唱都毫无违和感,而且编舞起来意境要出来都挺容易。而且这歌和《文成公主》一比,进步和特色融合何止一点两点。

首先这歌最大的优点还是坦诚。

我不喜欢《水舟情》的一点就是它的悲伤是浮起来的,它的哀痛也是浮起来的,完全没有《画眉》里面那个一字一痕血,一叹一腔情的深沉。而《铃儿铛铛》则对那种离别用了另一种坦诚的态度来叙述。我可以接受不完美,但是我很难说服自己喜爱一个我觉得词作用了十分力表达自己心中3分情的那么个玩意儿。

这个歌曲是二层叙事,首层叙事是一个民国年间小儿女青梅竹马情状的别离故事。二层是孙儿感慨祖辈“悬河滔滔”却“老话老说老那个惆怅”,主视点首尾呼应着对这种情感的审视。

老人对自己的情感不能忘记,但是有种时光冲淡了的豁达。时光过去我一直在寻找一直“老话老说老惆怅”,但是只至于“惆怅”,还略微可能带点希望。因为我的情只是“情如水涨”即便“多想”也“不能怎样”。

而孙辈说“盖碗茶已凉”,对祖父辈的感情只是一个不怎么带评价的记录叙述者。这个故事的情感有种很满足的韵味在里面。

这于是就有种回忆酿酒,往事干杯的情怀。不故作悲痛,不呼天抢地。这也是我说为什么这个歌很主流,它有种很主流的,至少是很符合北京这个城市气息的气质——不会激烈到殉情而死,一直找不到,但是一直还心存一点希望,把那点回忆满品细嚐而且满足和陶醉在这种情怀之中,不然不会“一直在阡陌上,用旧模样登对旧时光”。

简而言之就是,即便有不顺,依旧是知足而乐。

我个人很喜欢“情如水涨”和“沉不下三寸浪涛”这俩句,相当熨帖相当有农家风味,而且很有情思在里面。当然“合眼星辰留下的光”,“老先生悬河滔滔”这几句也不错,不然萝莉也不会激赏。细抠意向,南北古今转换的小道具用得也不错,麦香的铺垫,铃儿的铺垫,时空的转换都非常流畅不涩滞。

不过我不能忍的是黑皮普通话进步以后那个“nl”不分,“坐在流背”真是怎么听怎么膈应。倒是“这”“那”不少地方处理成“zei”“ne”,挺好的,北方口语得地道。包括伪戏腔,钗头凰应该是杜撰,但是蛮不错的。

这歌是个很成熟的歌曲,供我挑剔的地方很少,而且这歌更能看出北京文化对他的影响。至少现在综合来看,我觉得这个影响利大于弊,好的地方更多。我在脑补这歌的晚会表演的时候,顺便脑补了一下这歌的MV,我想起那个戳人HHP的《大唐红颜赋》的MV,黑皮的歌很难有合适的MV出现。我觉得这一点也蛮有意思的。很多所谓古风歌都有很合适的MV,比如HITA唱过的不少,最典型的就是这次的《天命风流》,这歌的好处是曲调好听朗朗上口,词呢堆叠地不错很漂亮,不算太窠臼。但是这个词没有一处不是踩空蹈虚,你套在小李飞刀身上合适,套在《天下第一》上看也蛮不错。哪怕放进霹雳里,也很容易找到这种类型化人物来契合这个歌曲的意境。所以我对hita版的《天命风流》有一个比较刻薄的评价,它是很优秀的武侠片片尾曲,但是也仅此而已。《笑红尘》好听么?好听,它再好听也就这样。《天命风流》跟《笑红尘》一个档次。

但是黑皮的很难,歌曲故事向来落得很实,意向又比较新奇,所以想用一般的武侠电视剧给他剪MV,还真不是一点两点的困难。黑皮的歌曲我就没见过一个比较好的mv的。看来独一无二有些时候也会变成曲高和寡啊,噗~。

预告给萝莉下,你给我的那俩大串,很多我都没兴趣,好嗓子太多,好词太少,下次攒点货给你说下SS大手的几个歌,比如,浮士德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