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阅读略记

2013阅读略记

今年读完的书,刨掉3本读了一半的,应该实际读书量是146本。大部分是专业书,散文、小说、社会、评论各一部分。今年读书口味比以往狭窄地在文学方面,甚至狭窄地大众娱乐方面有所进益。目光开始转向一部分社会学类,总体来说,阅读还是偏轻,偏软,偏平,放弃了专业之后,显然深度不够,口味一广就更芜杂。生有崖而知无涯。

Top 10 排名不分前后左右忠奸

《出梁庄记》《梁庄在中国》

梁鸿的《梁庄在中国》比《出梁庄记》生涩,但是描述更平直更少修饰,同时也更少深入的思考。她对梁庄的现状的态度,在后记中已经体现出来——一种对落寞的悲哀,不可挽回的逝去的软弱。我理解这种软弱,作为一个小镇请你。从农村出来的人,才有这么深的悲哀,但是也因为是从那个情景中出来了,再深的悲,也变得有了“虚伪”的痕迹。人无法2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因此永远只能作为一个“他者”对那个地方进行缅怀和悼念。而这种缅怀的意义也很容易引起质疑,最普遍的质疑就是“虚伪”与“矫情”。

《梁庄在中国》讨论的是一个更清晰的话语题目,即城市与农村,更明确一点的是,农民工。农民工的生活比农民更尴尬一些,到后面我看得也乱,所以觉得后半截的故事选取也好构思也好,不如前半截,而且插入的文学的语词更生硬。不如前半自然流畅。

这俩本书挺有意思的,因此引起的口水也很多,不可避免的硬伤就是“伦理”,这一点我如果还在搞文学我可能并不会在意,但是已经是“非虚构写作”,进入社会学范畴,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硬伤——人家已经告诉你不要写的东西,你还利用人家的信任去写作,你不会良心不安吗?伦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基本问题。

人都是有窥阴癖的,如果不是那么深入的切入,那么私人化的叙事,可能书中最能隐秘撩拨人心阅读欲望的部分即将不存在。这就是一个考验,到底哪种欲望能战胜。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
忘了怎么看这本书的,反正非常满足,这本跟田晓菲的那本各有千秋,算是各种评点《金瓶梅》中真正有自己“创见”的书籍。

文学的叙述和其他学科略不一样,允许天马行空,创作自由度我觉得很高,但是也很容易让人觉得“脑洞大开”,这也是很多抽离了语境之后,很多作品的话让人觉得可笑。这本书做得好的一点就是,它非常非常重视“逻辑”,《金瓶梅》和解读《金瓶梅》的书谈逻辑,乍一看有点可笑,但是逻辑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是“好”的一个充分非必要条件。不过这本书和田晓菲对照,更难看出男人视点和女人视点的不同。其中一个是“潘金莲”的看法,随手写了一点,但是没仔细深入去比较,所以写的不透。以后有机会的话会把这个想法补全的。

我还做了一篇关于这本书的广播稿……我是不会放出来的!o( ̄ヘ ̄o#) !

以及,我很萌潘金莲小姐和武松先生的……

《装点红楼梦》
文字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是对一个化妆师来说,功课做到这个份上,难能可贵。更重要的是图片实在太美!花钱买本画册都很值得。

《逻辑和批判性思维》
没什么特别好说的,其实这本书也未必特别特殊,我只是在补课,感受一下自己的缺憾而已。

《复活节游行》
好像《十一种孤独》也是今年看完的,如果要票选,这俩本都是耶茨的书中我最喜欢的两本。《恋爱中的骗子》和《革命之路》有种我咬不透嚼不烂的“粘涩”,可能跟我读书的心境有关。但是《复活节游行》我读懂了。

耶茨非常写实,所以也有人说他文学的天花板在“写实”上,另一层来说,能写的“懂”又“真”,已经不容易,更不容易的还是耶茨的那个心态。之前前面也说了梁鸿,梁鸿也有“懂”,但是懂得角度写作的功力让人觉得很质疑,这是笔力架不住野心的典范。但是耶茨的笔力完全能精准表达他的想法,他对那些悲哀的命运是有“悯”的成分的,但是这个“悯”是不会“冒犯”人的,

《卡尔维诺第三卷——树上的男爵》
早知道第一本读的不是《命运交叉的城堡》而是这本就好。城堡我实在看得无法跟上卡先生的脑洞,插图也很不好,不能帮助释义,只会更混乱。这本就太有趣味了,写得非常好。

《唐人故事》
总感觉和印象中读的《青铜时代》略不相同。这本书翻看的是最早那一版,据说是小波先生自己出钱出的,头生子总是能收到很多关怀和照顾的,这本书的插图是小波先生这么多版本中我最中意的,充满了王氏轻松天真又甜蜜俏皮的快乐。文章也是,每一篇都有一种悠悠然的甜蜜和闲适,读起来陶陶然。

《比我老的老头》
黄永玉先生是活着的湖南人中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有人说,他谈别人的书其实都是在说自己。没错,个人化历史的叙述、追忆到最后都是自我的表达。我眼中的世界和他人。可不一样的人才有意思的人眼中有意思的事情,格外有意思。

《世间的盐》
理由同上。风老师是不多的真有意思的人。

《东方文化八题》
这本比较微妙。印度文化实在是我的一个盲点,这本书是随手借的,拿到手有意外之惊喜。首先实用主义来说,我是缺少印度文化了解的,一直想看奈保尔的三部曲,也没动手。萧敢的文章让我对南亚次大陆非常有兴趣,这本书作为扫盲书籍来说,我觉得很好。微妙的点在于,实在是很多无法看懂……或者说似懂非懂。

有些地方感觉美学可以和中国古代美学相同,但是真的可以这样类比吗?金克木先生有没有在表述的时候自己理解有误呢?总是忍不住这样疑问。越古印度的越看着累,后面甘地部分倒是很清晰明了,一望即知。从知识受益方面来说,这本书很不错。

回顾一下看,专业方面的书籍,基本没有觉得特别好的,社会学方面基础书籍都还摞在“在读”的LIST里面,也有比较好的,但是专业类书好的也没到好到可以推广给非本专业的人进行阅读。所以挺遗憾的。

那天看小粉红的书单,小粉红的书单和我有一个毛病,就是阅读的狭窄化和趣味的同质化。一窝蜂地追逐潮流去阅读,是很多时候是为了“消磨时间”而去阅读,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好,追逐美本身就是抵抗生活琐碎无聊的好方式,只是为了抵抗的抵抗,为了消磨的阅读,会否变成另一种庸常?

另一个是困扰我很多年的问题,写作能力的大幅度下降。这一点就不多赘述了,说多了都是泪。

明年的阅读目标:

继续拓展社会学方面的阅读,加入一些人类学方面的。同时加强对好的文学类书籍的阅读,保持文学作品的阅读质与量。另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提高写作能力。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