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单的理论联系实际的案例

赫伯特·甘斯在《什么在决定新闻》中说到,新闻故事的适宜性也能决定事物是否被选择。其中给出了三个标准。实质性考量,产品考量和竞争考量。

“我之所以要区分不同的适宜性考量,就是要强调,新闻故事的选择过程所包含的绝不仅仅是故事内容而已。这并不是偶然的,因为倘若故事选择者只能够单纯地依赖实质性考量,他们将需要数以百计排列有序的此类因素,以便从浩如烟海,变化万千的可用素材中选择出想要的新闻故事……在一个‘没有新闻的日子’,新闻选择者可能会选中那些平素多半会摒弃的故事,尽管他们并不乐意这样做。”


新闻学院之前有个孩子写毕业论文,选择了“记者编辑的选择对新闻价值的影响”,他的研究对象,是某报纸(例如新京报)中的汽车板块,固定的事件是北京摇号。汽车板块是固定的,而这个新闻是“时期性新闻”,即,每月都有一次,内容也大同小异,基本新闻点就是“摇中率是xxx,创下历史新低”之类的。

但是,变量是,这个新闻所处的位置。有时候,运气比较好,这个版有了很多比较重要的新闻事件,比如发生了某名牌汽车的全国事故,进行质量召回;比如出现了某场特大事故;比如逢年国检免高速检查费等等,这个新闻就会被处理得很小,很边边角角;但是如果有天别的大新闻没有出现,实在没有版块可以填充了,这个新闻就会被处理得比较显眼,可能写的文章,编写的风格都会有一些变化。

在第一种情况的时候,编辑记者是认为这样的新闻没什么新闻价值的;但是在第二种情况中,同样的新闻,却被处理得“颇有新闻价值”。

在传统的理论中,决定某事件是否具有新闻价值,是有一些例如新奇、趣味、重大、接近等等价值元素(比较教条学术的新闻术语),但是这个学生提出,在具体的新闻操作中,判定新闻价值大小的另一个要素是编辑记者自己的衡量性判断。

这也就是赫伯特·甘斯提到的——新闻的适宜性也决定了新闻中的新闻价值大小的衡量。也是国内新闻价值研究中一直忽视的,人对新闻价值的判断与影响。


看,这就是,这就是对理论的生动注解。

20140508

1年纪渐长,越发明白一个道理,在荒芜的外部世界中,倘若没有一个强大的内心,空虚将会让一个人变得面目可憎言语乏味。虚无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现实。这一现象一再重演,不断重复重复重复。

一个人无趣到只能将目光投向外物,或者无法聚焦,在我看来,这将会是多么让人无法忍受啊。

 

2这个时代的荣光与我无关,但是这个时代的窘迫逼仄困苦艰辛却需要我一同承担。真是让人无比沮丧。

 

3小的时候喜欢华丽炫技,喜欢所谓的“创意”,总是将对别人的拙劣模仿认为是自己的独到之处。现在更喜欢一点点考虑各种可能性,愿意和人沟通交流,承认自己天赋的缺失和缺乏独创,世界上的创意和完美执行力,一样缺乏。不知道这种“退而求其次”,对己来说,是否是一种让步妥协。

 

4这个世界的年轻人太可怕了,逐渐成为“老东西”的我,面对来势汹汹的新一代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威力。这个我不懂的世界,总有一天是他们的罢。

 

5看金庸有年,天涯也好,XQ也好,黑白也好,再多的讨论,低效无创见无智的讨论重复3000w字都不及小哥50个字的总结。知识即权力,话语即权力。可惜小哥对知识分子不抱希望。

 

6来让我们从现在开始谈论一些小而美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