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丽丧失的日子

过完十一,照例又该到给黑皮写年度总结庆生(hei)文了。

去年太忙,也没写,今年总结一下这两年的听歌记录,包括不限于黑皮的作品讲一下,估计还是有那几个how old are you的人物。其实,江湖也就这么大。

前些天看完了《胭脂乱,风雨浓》,没想好要该怎么讲。我离文学这个圈子时间有点长,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新领域所涉猎的又太浅太薄,这个世界太大,管中窥豹有心无力啊。

这两年回望起来,觉得网络创作这个圈子挺可惜的,八零后不少人才气渐消,而90后甚至更年轻的人当中,还没有出现当年抱团一样成批成批涌现俊才的盛况。

不是年轻人没有才气,不是“今人无古贤”,时势所然,也是很感慨的一件事情。几年前我还会自己我鼓励,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是也未必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但是,却是一个日渐无趣日渐无聊日渐坚固压抑让人丧失瑰丽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