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say hi

本来大早爬起来是为了写论文的,但是想想还是先写年终总结吧。

每年年终都会感慨自己一事无成。

今年大约好一点,兵荒马乱之下,看了几本书,写了几万字,做了一点皮毛的研究,然后顺利业;从北京滚到广州深山,人生路感觉好像拐了一个很大的弯;要从一个新的领域再开始做一些自己不曾做过也未必擅长的时期;性格方面,曾经痛恨的一些品质终于有动力去改变掉了。

新工作有点像学生时代的延续,只是更为懒散,更为颓靡。这样挺不好的。不过,痛恨自己懒惰和一事无成的话,也每年都说。就还是算了吧。

今年看的书不及去年多,上网的时间也少了。不再沉迷在IDOL和网络上的小琐事上了,生活的压力也渐渐变大了。更有意思的是,当肾上腺素分泌减退,我以为自己超凡的幻梦就减退了。想起来上一次毕业勃勃野心还如此痕迹鲜明,现在的自己,终于变成了小时候害怕变成的庸碌中年。啊,有意思。

嗯,能平静看待自己的庸碌,也算是今年的一个成长吧。

明年还有好几个计划,比如考下来驾照,比如考下来别的什么证之类的,谁知道呢。事情并不总像我所预料的发展,还好,也不总往糟糕的地方发展。

年轻的时候勇于剖白自己,恨不得自己那点鸡毛蒜皮拿去跟全世界说,越大越“欲说还休”,真诚并不能总如你所愿换来真诚,更多时候是伤害你的把柄,所以“却只道天凉好个秋”。

微信公众号与blog

当我看到熟悉的一些媒体人开始勤奋更微信公众号,并且努力日更的时候,还没有老年痴呆的我,想起当年的“博客热潮”,感谢当年的博客热潮,让我养成了不时在网络上更新只言片语的习惯。

个人公号,不,现在更多人喜欢称呼自己为“自媒体”,和当时的博客相比,有更成熟的流量监测和转换闭环,这是当年博客时代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么看来,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生成和流动的链路的确是不断进步。但是这是从生产者来说,对信息的消费者来说,优质的,不被消费陷阱所控制和影响的信息却在变少。

简单来说,博客时代我选择的信息渠道更多,RSS有很多提供者,Google搜索引擎可以提供很多跳转信息,而友链可以让我有更多可能观察到不同的信源,这些更多源自于“兴趣”,而不是“利益”,尽管,在英文中,他们是同一个词。

但是微信公号上,“互推“取代了”友链“,”软文“代替了简单粗暴的”广告窗口/图片“,用户/受众越来越习惯被动的接受推送,而不是主动的获取。而技术拥有者也并不希望用户/受众是勤快而聪明的。

这些年的互联网洗礼,似乎只让技术主导者不断强化一个信念”懒惰/愚蠢/轻信的受众“。

但是我当年入行的时候,接受的第一句训诫却是”不要高估读者获取信息的能力,也不要低估他们分析信息的能力“。

”更好、更高、更强“,并不是我们这个时代进化的鲜明特质。

贴一个拓展阅读,前几个月写的一点小东西:

———

前情提要:
豆瓣改了豆邮为私信,大家炸锅了好几天,我觉得算是无足轻重的一个改动,但是吵得出奇热闹。不民主这种比较散发型的讨论我就不多说了,说几个我今晚看到的文章。

关于豆油改私信这件事儿,瞎说几句
这位豆友饱含深情地说了一堆,我总结出意思就是,豆瓣靠豆友UGC生产内容,但是不断地让这些深度UGC的豆友们离开豆瓣,潜台词就是恨铁不成钢——“贵瓣药丸”。

aire老师发了多条,例如”我确实是非常佩服豆瓣公司的智商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只用手机App”这是值得鼓励的吗?其实这很可怕的事情。就是说“越来越多的用户”将再也不写日记,甚至不会在“事情”里贡献任何有价值的长文章!特么你们用手机打那么多字?特么手机App能日记发图吗?豆瓣没有了文章,就失去了价值!只剩私通“

其实大意差不多,无非是平台和用户之间的较劲,但是有意思的是那个论断——越来越多的用户用APP是件好事儿吗?

我在下面回复到:
说的有道理,但是另一个逻辑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不让用户用APP,用户就不看你了。内容生产的沉重和传播的轻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UGC在互联网时代就面对着这样的挑战,到底是鼓励传播还是鼓励制造?豆瓣作为一个平台必须有所选择,这个真不赖豆瓣,这也不是豆瓣能解决的。又或者说,把豆瓣变成了另一个榕树下/晋江一样一样重内容的东西纯阅读网站?不,豆瓣说到底是一个SNS社交网站,只是强兴趣弱关系,靠趣味链接的UGC的网站。只要豆瓣能够把“靠趣味链接”做得更好,豆油还是私信,其实都不是本质的重要。而如何能够展示出个人的趣味?
影音书画固然是,而且重要的不是影音书画这个电子,重要的是规则,然后通过平等的规则让内容出来,当然,运营也很重要,在此基础上再用新的规则激发更多原创力,更多好玩的玩法。豆瓣最重要的“人情味”,是“志同道合”,只有人才能深度黏住人。

不过说起来,我觉得新用户们并不是那么在乎自己是否与众不同,或者自己是否能找到跟自己趣味相同的人。另一个感受是,很多资深用户离开豆瓣,并不是因为都豆瓣不好,而是因为生活更丰富。优质的用户离开,新的用户没有这么强的生产习惯和能力(这点存疑)的时候,一个社区网站会变成什么样呢?

会变成小粉红那样,粗俗鄙陋,不堪入目,但是依旧有人会前赴后继地玩。

—————-更新两条回复————

08年还是博客时代,长文章时代,大家愿意用文字,用各种费心的东西表达自己,但是移动端时代,脸萌也好,那个电影APP也好,都是非常非常轻的应用,不生产实际更多审美价值的。移动端就是一个轻传播的东西,天生反对创造这种重的东西。
我还是坚持一点,愿意写想写的人,还是会写,但是“创作”会因为轻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可贵难得,而不是以前这样唾手可得,这就让人们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如此重的劳动会有回报,否则就不创造。

比如说写段子,如果用户真的喜欢段子,段子可以创造价值,那么总有一天会有个专门生产原创段子的APP,就像原创网络文学的app一样,把这些人都收集起来,新起来的“毒药”不就是豆瓣付费版吗?人们不愿意UGC了,好,没关系,我专门养一堆编辑GC给你看,你只需要轻轻点赞,分享,你就可以通过这个小动作交到朋友了。但是不制造的人,是最没有魅力的人。这样的用户关系也是相当脆弱的。

鲍鲸鲸原来是豆瓣出来的啊,怪不得!社交平台做内容的好处就是优质内容的广泛传播。如果是专业性的网站,根本是无法做到这么广泛的传播的。传播是大众的,优质是小众的,这也是一个哲学上的难题。说豆瓣平台好有情怀,除了它自己选择流传出来的那部分内容是好的原因外,还有就是它的规则。它在最初做UGC的时候,内容展现的规则、用户之间相处的平等的规则,内容传递时“发自内心/兴趣”真实的规则,都是它真正有情怀,又显示技术和理想的地方。网站版其实走到今天的确功能太丰富,一个app根本涵盖不了。豆瓣其实最想变成微信,一个平台,上面寄生者无数可以生产优质内容的大小号。但是豆瓣的app思路一开始就偷懒,就不往刺激用户生产上走,而直接想用已有的优质内容直接坐享其成拉新,就变成了一个“类淘宝”+类”虾米“+”类澎湃+……豆瓣的移动端策略太蠢了,产品经理短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