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也是今天被炸了……好久没有SMAP的消息,也以为一直就这样了,不咸不淡各人有各人的活儿,每隔几年凑个时间开个con,然后骗骗粉丝的钱,扭扭老腰什么的……

裤衩一声……

SMAP要解散了。

不晓得怎么面对这个消息,世间没有什么永久,SMAP和少年队、光GENJI还是不一样的。

作为老饭来说,崩不崩什么的都无所谓,不用跟团捆绑,还不用跟神O掐架,那简直太棒了。而且,一切都以中居的意见为至高准则,就OK了。

只是,内心还是会微妙犯嘀咕……

不过,诶,为偶像操心也是最蠢了。

红楼梦之世家大族

本来这几天特别忙,就没来得及更《红楼梦》的想法,但是昨天被一个朋友烦的不行,想起来一个点,倒是和我这几天听欧丽娟的红楼的一点心得契合的上。

中国落寞世家子写出世人皆知的文章的,近代两个——曹雪芹和张爱玲。因为是世家子,所以他们笔下的世界格外被人遥想,这就像我们说网络打破了“场域”的隔断,比如《世说新语》说王敦“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这就是身在寒门这个场域的人完全不懂另一个场域的生活真相,别的还可以遥想,但是细节最难突破。互联网的好处之一,就是让很多场域的“围墙”变得透明。

就即便如此,你还是很难去真正触摸到“上一个阶层”的人的生活是怎么样。因为生活中,人们最容易被“习以为常”所遮蔽。北大有个人类学者叫康敏——没错,就是和《天龙八部》里面马夫人同名的康敏——去了马来西亚研究那里的穆斯林,发现即便在40°的高温之下,那里的穆斯林也一样穿着长袍长裤,问他们热不热,他们的回答最多的是“习惯了。”当地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有外来者才觉得不可思议。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学在发轫之初强调只能在“陌生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之下”去做研究。

《红楼梦》的存在,是将最精细的“世族”生活剖析给别人看。当然,这种作品不独中国,《枕草子》等也是。

———我是拖了太久已经遗忘了灵感的分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