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来不及

1,有些事情总是来得太过突然。让人措手不及。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如此。

2,有时候拼命努力了之后,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3,太不精细了,这个毛病这么多年之后也没改掉。

4,只能顺其自然。

5,想起一个点,王熙凤这么抠唆小气,是不是因为出嫁后父亲去世了,家里无人倚仗,娘家虽有权势,但是王子腾终究不是亲父,所以格外敛财呢?

6,不经意间,毕业已近十年。

7,不老歌好像挂了……悲剧……

暹粒碎语

0. 是的,这都不好意思称为游记……

1,一年两次“三下乡”,我妹调侃我是去“落后国家”找“幸福感”的。其实并不是,都是源自内心的好奇罢了。因为人怂事忙,这次去暹粒也是参团去的,因此实在谈不上满意。去朝鲜参团是因为政策强制,不得不吃屎,这次是自己偷懒去吃了屎,也就只能怪自己。
*经验教训一,能不参团就不参团。

2,“不会想去第二次的地方”

我们报的携程团,只游览了暹粒一地,也就是只看了大小吴哥等风景。

携程的团具体情况大家可以查询,旅游安排得还算紧凑。不过,紧凑另一层含义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期间导游什么都不跟你说,因为说了也没人听——呼啦一下到地儿都散开各自忙着合影留念去了。大吴哥和巴戎寺等景点如果因为建造时间上的临近以及破坏严重,留下来的废墟遗址从外观上看有着高度的相似性,很快就审美疲劳了。如果没有当时历史文化的加持,真的是很无趣。本地导游自己也很无奈地说:“我们暹粒这些年来的旅游越来越糟糕,很多人来了一次就不会再来第二次。但是我们没有轻工业也没有重工业,没有旅游,暹粒人将有很多人不知道以何为生。”

暹粒的人均工资能达到120-150美元/每月,并不算低,但是这是通过对旅游客施加非常高的消费差价得来的。暹粒没有公交系统,只能做一种叫“DUDU BIKE”(嘟嘟车)的交通工具,一辆嘟嘟车3公里路程来回就收费7美元上下。而且还会把你不断卖给别的“宰客”商店。

比如我们曾经跟我们的嘟嘟车说,想去吃柬式餐馆吃饭,结果他飞快地把我们带到了第一天导游私下把我们拉去的一家柬餐馆。那家的消费和后来我们在酒吧街消费的柬餐馆贵了一倍有余。而这个嘟嘟车车夫已经从我们身上赚了2次钱,卖我们的时候依旧睫毛都不动一下。

景点小孩缠着你买明信片,价格从“1 dollar 1”到“1 dollar 10”,还会说“ 1 dollar for school”,当然,他们拿了钱也不会去读书的。以至于后来我最好的体验居然是在柬埔寨免税店 买奢侈品——反正是被宰,好歹一视同仁死得痛快,不用提心吊胆回过味儿来这么不甘不愿。

3,废墟美不美?

美。

那些青苔斑驳、那些倾圮坍塌、那些还有被铲掉、被风化、被焚烧、被击碎、又被重新修好的石头们,在热带闷湿燥热的空气里沉静严整地看着人类蚂蚁一样来来去去。佛与天女、被搬空只剩下石座的林迦和尤尼、繁复的花纹与壁画、红色的砖石、从砖石缝隙里挤出来的参天的空心树……这些都很美。

人群穿梭往来,热热闹闹,即便如此,在某些石室的角落里,依然有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暗冥,胆大顽劣如我也不敢进去,明明里面什么都没有。

暴戾的湿婆神的阴影好像依旧盘旋在此,不曾离去。

4,除了废墟还有什么可以看?
除了携程给的行程,我们自己想办法去了两个地方。一个是洞里萨湖的日落,一个是吴哥窟博物馆。洞里萨湖是亚洲最大的内陆湖,我们去的时候正值旱季枯水期,两岸高脚屋露出风水季被淹没的高脚,也露出更多的衰败气象。

两岸破败的房屋、衣不蔽体的黑瘦孩子、扬尘三米的道路、还有浑浊恶臭的水体、两岸连绵阴森充满着奇境意趣的热带雨林、在河上捕鱼载客的小木船……

这些都让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但是到了大湖之中,渺茫无极的湖面深处是一线水天,周围都是各种小船,最可怕的是一艘船的船顶上跟晒光猪一样都是白人……那场面还是挺壮观的orz……

太阳沉沉落下的时候,真的是美得难描难画。

吴哥博物馆里也很值得一去,因为曝露在外的建筑多少都是不那么“值钱”的东西,博物馆里才有精品,而且我们最后一天去的博物馆,等于把之前去了却不甚了了的地方再了解了一遍。千佛厅里展出的佛像颇有气势,精致美丽的也不少,也只有这么大规模的展出,你才能看出历史如何在这些佛中淌过。

5,有哪些坑?
携程的安排中,最坑的就是团餐,没有之一。吃了好几顿暹粒的中国餐馆做的蹩脚中餐,贱外肠炎了……低烧了2天的贱外不甘心最后一天自由活动蹲在宾馆,拖着病体去了暹粒的博物馆和酒吧街,做了一顿按摩之后……第二天烧得更厉害了。

第二坑的是巴肯山看日落,太多的旅行团(大多是是中国人)蜂拥到这里,旺季你基本没办法去看日落,65米高的巴肯山实在不是挑战,但是天台上只供300人驻足,多出来的人只能在下面的等后台等着上面谁支持不住了下来换你上去。你在上面天台晒人肉干晒2个小时都未必能看到,何况在下面天台晒2个小时等上面的人下来呢?

于是巴肯山下最多的是百无聊赖等着散场的观光客们,人手一个1美元的椰子,却不懂自己为何要来这里。
*不要看日落,旅游团安排的日落你都看不到,因为人太多!

6,千万别在柬埔寨生病
柬埔寨的确不是很干净。大街上尘土飞扬,当地人的公卫系统也不好,大街边上的水带着可疑的颜色。胆子大的人当然可以尝试一下,比如我看到街边上有一种拌着辣椒炒制的螺蛳,就放在三轮板车上招徕顾客。也许味道是美的,但是不敢尝试。

饶是如此,宅男还是中招了,我们大早上去找药,一家小诊所开门,填完简单的单子,张口就是“50 dollars”的挂号费,还需要等医生上班。我们,急着赶飞机收拾行李,另外觉得价格实在太高了,于是另外换了一家,当地的药店很多人是听不懂药片的英文名的,万幸我们的车夫英文还OK,我开了柬埔寨的流量,对着药片的中英文网页,通过中文-英文-柬文的麻烦过程,好歹算是把药买到了。

两人事后后怕之余也感慨,还是国内的医卫系统贴心。

7,吃在柬埔寨

柬埔寨的饮食特色并不突出,就像你看吴哥窟会发现,受印度教和佛教影响深刻,他们的饮食和印度、越南也相差不多。特色并不鲜明。我们觉得好吃的东西比如冬阴功汤、比如南瓜焗饭、比如绿咖喱汤、比如河粉等等,感觉都没什么浓郁的特色。

柬埔寨的水果多,虽然卖给游客已经是翻上又翻,但是还是比国内便宜。强烈推荐这时候去的盆友们吃一种叫“牛奶果”的玩意儿,非常好吃,我个人很喜欢。宅男比较喜欢吃红毛丹,还有青芒和榴莲,不过青芒要会选,别指望老板给你选……

柬埔寨的咖啡很有特色,好喝,可惜没看见有卖的(大概是我没找对地方),即便是雀巢这种速溶,也有不一样的风味,有一种独有的焦香,英文居然叫(red tea),也是逗……

8,听来的一些“柬埔寨都市传说”
跟团的唯一好处,就是有会说当地话的人给你介绍一些风土人情,上次去朝鲜,这次去柬埔寨,两个女导游都说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虽然是过滤性传播,但是也能听到不少书中看不到的信息。

这个地陪是个华裔,简称小C好了。小C长得跟当地高棉人不太像,主要是皮肤没那么黑,但是也一样的扁鼻阔嘴。她非常忐忑,在带团的时候总有一种不自觉的畏葸,不断强调害怕我们投诉她,怕因此丢了工作。

“柬埔寨来的最多的,就是中国人,我虽然是华裔,但是我的祖先是为了躲避战争来的这里,我妈妈也不对我说中文,所以我是成年以后学的中文。我学了3年,中文很难学。还有一些英文导游,一些日文导游。韩语导游很少,韩国人总觉得他们很团结,所以他们旅游团不找当地人,至找他们韩国人,韩国人再雇佣几个当地人做助手。但是韩国人对我们当地人很不好,使唤我们,比如有些地方很脏,他会让助手先去弄,弄干净他再去这样子。其实韩国人挣韩国人自己的钱也很厉害,灵芝我们暹粒200美金1公斤,他们韩国人卖给自己同胞1500美金。你们中国人就不找自己的老乡,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说‘老乡见老乡,背后给一枪’。”

“因为中国人来得多,所以中文导游也最多。光是暹粒就有好几千。统一的导游都要穿黄色的统一制服,要靠证,考证是X千美金,每年还要交300美金。我只有旺季比较有生意,淡季呢?淡季就在家里看电视做家务咯。”

“我没出过国,柬埔寨办护照很贵,你们中国办护照很便宜,但是我们柬埔寨很贵,150美金,还要等很久,但是你有关系,就很快,或者你给他们贿赂。在暹粒,大家来的时候有没有给海关钱?那些海关的人,每个月大概挣100美金,暹粒人均每个月可以挣150美金左右,但是海关的人有小费外快,他们可以挣很多。这样挣钱的岗位,还需要有关系,会拍马屁才给你。”

“柬埔寨什么都要关系,我们的政府不好,我们很爱我们的国王,但是国王没有权力,总理才有权力。我们想要换掉这个总理,他贪污,但是没有成功。有人说,换掉他也未必好,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换掉试一试。我们这两年生意不好,我之前在别的公司工作,但是现在没有生意了,所以刚刚来到这个公司开始新工作。”

“金边是首都,比暹粒更大,有钱人更多,在柬埔寨最挣钱的生意是hei-道生意,金边很多xi。。。du的人,所以有很多抢劫,骑着摩托车什么的。很多人做坏事挣了钱就买官,然后做坏事就不会抓他们,然后挣更多的钱。金边的贫富差距更大。有钱的人很有钱,买车也有几十万、十几万美金一辆的车。”

“暹粒的治安比金边好,因为游客多,政府知道,如果暹粒没有游客,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自己很少去金边,我也不带团去金边。我不是暹粒人,我也是来暹粒找工作的。我们租房也贵,水费电费都要交,还要吃饭的钱,也不是很好过日子。暹粒也没有轻工业,也没有重工业,要想挣钱,就只有旅游。或者卖XX(大家懂的)”

”柬埔寨的这些景点都承包给了私人,以前大家去小吴哥、大吴哥都不需要拍照,一张门票可以随便去。还有人借别人的门票去,不赚钱。现在,要拍大头贴,要打卡,每天有打洞在上面,不过很好看,大家可以当做纪念留下来。”

“中国人来暹粒一般只来一次,但是欧美那边的来的人不多,不过很多都住很长时间,一次只去一个地方,去很久,单独请导游,给他们讲很细。”

“我们柬埔寨吴哥窟的修复工作很多都是外国人帮忙的,比如印度、比如中国、比如日本,还有意大利。大家看到的雕塑如果呈现新旧两种,就是修复过的。”

“暹粒曾经是王都,但是一直被别人欺负,被打,死了很多人,泰国侵略我们,烧了我们的东西,王城这里死了很多人,遍地都是尸体。大家都说,这里不吉利,要迁都。而且死人多,会有瘟疫,所以国王就带着我们迁都了。慢慢慢慢,这里就被遗忘了,直到法国人发现它。法国人不怕鬼,暹粒人不敢来,他们来,于是,发现了这里。”

“我们的历史很长,但是泰国入侵的时候,把我们写在树叶上的历史都烧掉了,所以我们的历史只能靠这些神殿里面一些刻下来的梵文来复原,你们中国人写了一本《真腊风土记》,里面记载了我们很多历史。”(后来我发现这话不尽然,吴哥窟博物馆的讲解显示,他们还是有很多历史文化的遗留的,并不只有她说的这些保留方式。)

“大吴哥和寺庙的破坏,主要有三种,一种是战争破坏,比如泰国入侵,他们搬不走的就都烧掉毁掉(感觉像扛日战争的三光政策,亚洲人民是一家啊= =……);一种是宗教迫害,比如安吉丽娜朱莉拍电影的那个寺庙(我不记得叫啥了),里面的菩萨是信仰佛教的国王改造的释迦牟尼像,后来的国王信奉印度教,就把他们的面目都铲掉了。小吴哥也是,一层是信奉印度教的国王改造的,没完成就死了。后来的国王信奉佛教,就把第一层搁置了,没有铲掉,但是也不继续,第二层就都是佛教释迦牟尼等的造像了;还有一种是自然破坏,包括风华,包括植物生长破坏等等。”

“暹粒人喜欢生女儿,因为女儿孝顺,很多男人长大了就不管父母。但是我们的男人还是很少。柬埔寨的女人很淳朴,她们要跟人结婚的话,就会死心塌地跟着他。柬埔寨有钱的男人有很多的女人,每个省可能都有一个女人,也许是小三,也许是小四。我有个好朋友,长得很漂亮,所以她也是别人的小三,但是她很有钱,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车子,车子十几万美金的都有。”

(以下这段有争议,我不保证真实性,但是她说的我也录下来)
“柬埔寨政府现在不让女人嫁两个地方的人,台湾人和韩国人,因为这俩个地方人,一开始对我们的女人很好,给她很多嫁妆,给她家和她买很多东西,然后带他们回去,也给买手机,但是慢慢就对她们不好,然后打她们,甚至逼迫她们去跟别人……所以后来我们政府就不让女人嫁给他们了。”

“有的父母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做别人的小三,他们还是觉得女儿要光明正大嫁出去,他们比较有面子。我们柬埔寨人都很传统的。很多人对挣钱也没有兴趣。比如男生们很爱喝酒,他们挣够了今天的,就全部花掉,明天再挣,不像你们中国人会想以后,存钱。男的喝酒喝多了就会做很多不好的事情,比如乡下哥哥会QJ妹妹,15岁的男孩子QJ13岁的女孩子,13岁的小孩子QJ2岁的女孩子,17岁的QJ70岁的老婆婆……”(这一段被同行亲子游的父亲强行制止了= =)

“所以很多老的柬埔寨人必须干活,不干活就没有钱。一个家里,老的小的都出来,老的可以洗碗做招待,小孩子卖东西,买东西的小孩会说,姐姐漂亮,哥哥帅气,买一张吧。这些小孩买东西,还要给police交保-护-费。男的女的做导游等等。所以没有旅游的话,很多人就没工作了。”

“我今年30岁了,我还没有结婚。我爸妈催着我结婚,但是不结婚他们很伤心,他们很爱我,但是……不结婚他们怕我以后老了没人养。柬埔寨没有保险,我们也不买保险。”

“柬埔寨的风俗还是比较保守的,我们大多都信阳佛教,我也信仰,我们信仰佛教不用吃素,可以吃肉。出家的人男的多,女的少,不需要考试,但是信佛出家有长短期之分。你出家比如三个月、半年之后,你还想继续留在那里,你就可以永久出家。年轻女性出家也有,但是很少,大多是因为失恋。老年女人出家的多,因为有地方可以养老。”

“我们柬埔寨女人很多很黑,高棉人长得皮肤黑黑,耳朵长长,你们中国人大概不喜欢柬埔寨的女人,黑皮肤,但是很多欧美人觉得这样还挺好看的。”

“柬埔寨人也有偷—–。。渡出国的,喜欢去泰国、新加坡、日本。出去一个,甚至要给十万美金,所以男的多,去那边打黑工,挣钱,寄给家里。泰国人对我们不好,他们抓到柬埔寨的人,泰国的警察会罚款,还会把人关起来,打他们,折磨他们。出来的时候,钱也没了,人也受到了伤害。还有很多柬埔寨男人去那边,去的多了久了,就也做了人妖。受了他们的影响。暹粒做导游不如做化妆挣钱,很多化妆师学技术都去泰国,他们画得很漂亮,因为柬埔寨的婚礼要花很多钱,几千美金,其中化个妆就要几百甚至上千美金。这些都是男方要支付的。为什么我不去学化妆?我不是很擅长这个,也没有这么漂亮,化妆师都要自己长得很漂亮,画得很好看,人家才会找你呀!”

她后来给我看她参加朋友婚礼的一张带妆的照片,说实话,大浓妆,眼睛被烟熏和眼线强调得非常重,从我的审美看来完全不好看,她最后一天不带妆穿私服的时候我觉得是她那几天最美的,不过这样从柬埔寨人审美来看,大概是美的。

“暹粒按摩很便宜,5美金1小时、10美金1小时都有,很多都是年轻的女人,但是也有不正规的,大家要小心,不然很麻烦说不清。”(我们后来在 pub 街随便找了一家按摩,的确很舒服,外子的头疼都暂时被抑制了,按摩的有个小女孩才18岁,还有3个月才满19,叽叽呱呱性格很活泼,会英语,还会简单的中文和日语。按摩店的老板娘很美艳,是我这些天见过的最漂亮的柬埔寨女人,化的妆也很清淡怡人。

8,遗憾

一点红色高棉的痕迹都没看到,大概柬埔寨人对这段历史也讳莫如深。

问了下前段时间在网络上流传的很广的“柬埔寨月经警察”的事情,不知道是我没表述清楚还是年轻的导游历史不太好,她只说国家鼓励生孩子,但是没说有这个。只说,生超过3个还是4个,国家给300块,但是城市里大家都不愿意省,只生1-2个,但是农村里生很多很多的小孩。15岁结婚,20岁就是4个孩子的妈妈。

更多和中国相关的历史也没有了解,总之,浮光掠影,太匆匆。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也是今天被炸了……好久没有SMAP的消息,也以为一直就这样了,不咸不淡各人有各人的活儿,每隔几年凑个时间开个con,然后骗骗粉丝的钱,扭扭老腰什么的……

裤衩一声……

SMAP要解散了。

不晓得怎么面对这个消息,世间没有什么永久,SMAP和少年队、光GENJI还是不一样的。

作为老饭来说,崩不崩什么的都无所谓,不用跟团捆绑,还不用跟神O掐架,那简直太棒了。而且,一切都以中居的意见为至高准则,就OK了。

只是,内心还是会微妙犯嘀咕……

不过,诶,为偶像操心也是最蠢了。

红楼梦之世家大族

本来这几天特别忙,就没来得及更《红楼梦》的想法,但是昨天被一个朋友烦的不行,想起来一个点,倒是和我这几天听欧丽娟的红楼的一点心得契合的上。

中国落寞世家子写出世人皆知的文章的,近代两个——曹雪芹和张爱玲。因为是世家子,所以他们笔下的世界格外被人遥想,这就像我们说网络打破了“场域”的隔断,比如《世说新语》说王敦“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这就是身在寒门这个场域的人完全不懂另一个场域的生活真相,别的还可以遥想,但是细节最难突破。互联网的好处之一,就是让很多场域的“围墙”变得透明。

就即便如此,你还是很难去真正触摸到“上一个阶层”的人的生活是怎么样。因为生活中,人们最容易被“习以为常”所遮蔽。北大有个人类学者叫康敏——没错,就是和《天龙八部》里面马夫人同名的康敏——去了马来西亚研究那里的穆斯林,发现即便在40°的高温之下,那里的穆斯林也一样穿着长袍长裤,问他们热不热,他们的回答最多的是“习惯了。”当地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有外来者才觉得不可思议。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学在发轫之初强调只能在“陌生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之下”去做研究。

《红楼梦》的存在,是将最精细的“世族”生活剖析给别人看。当然,这种作品不独中国,《枕草子》等也是。

———我是拖了太久已经遗忘了灵感的分割线—————

2016,say hi

本来大早爬起来是为了写论文的,但是想想还是先写年终总结吧。

每年年终都会感慨自己一事无成。

今年大约好一点,兵荒马乱之下,看了几本书,写了几万字,做了一点皮毛的研究,然后顺利业;从北京滚到广州深山,人生路感觉好像拐了一个很大的弯;要从一个新的领域再开始做一些自己不曾做过也未必擅长的时期;性格方面,曾经痛恨的一些品质终于有动力去改变掉了。

新工作有点像学生时代的延续,只是更为懒散,更为颓靡。这样挺不好的。不过,痛恨自己懒惰和一事无成的话,也每年都说。就还是算了吧。

今年看的书不及去年多,上网的时间也少了。不再沉迷在IDOL和网络上的小琐事上了,生活的压力也渐渐变大了。更有意思的是,当肾上腺素分泌减退,我以为自己超凡的幻梦就减退了。想起来上一次毕业勃勃野心还如此痕迹鲜明,现在的自己,终于变成了小时候害怕变成的庸碌中年。啊,有意思。

嗯,能平静看待自己的庸碌,也算是今年的一个成长吧。

明年还有好几个计划,比如考下来驾照,比如考下来别的什么证之类的,谁知道呢。事情并不总像我所预料的发展,还好,也不总往糟糕的地方发展。

年轻的时候勇于剖白自己,恨不得自己那点鸡毛蒜皮拿去跟全世界说,越大越“欲说还休”,真诚并不能总如你所愿换来真诚,更多时候是伤害你的把柄,所以“却只道天凉好个秋”。

微信公众号与blog

当我看到熟悉的一些媒体人开始勤奋更微信公众号,并且努力日更的时候,还没有老年痴呆的我,想起当年的“博客热潮”,感谢当年的博客热潮,让我养成了不时在网络上更新只言片语的习惯。

个人公号,不,现在更多人喜欢称呼自己为“自媒体”,和当时的博客相比,有更成熟的流量监测和转换闭环,这是当年博客时代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么看来,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生成和流动的链路的确是不断进步。但是这是从生产者来说,对信息的消费者来说,优质的,不被消费陷阱所控制和影响的信息却在变少。

简单来说,博客时代我选择的信息渠道更多,RSS有很多提供者,Google搜索引擎可以提供很多跳转信息,而友链可以让我有更多可能观察到不同的信源,这些更多源自于“兴趣”,而不是“利益”,尽管,在英文中,他们是同一个词。

但是微信公号上,“互推“取代了”友链“,”软文“代替了简单粗暴的”广告窗口/图片“,用户/受众越来越习惯被动的接受推送,而不是主动的获取。而技术拥有者也并不希望用户/受众是勤快而聪明的。

这些年的互联网洗礼,似乎只让技术主导者不断强化一个信念”懒惰/愚蠢/轻信的受众“。

但是我当年入行的时候,接受的第一句训诫却是”不要高估读者获取信息的能力,也不要低估他们分析信息的能力“。

”更好、更高、更强“,并不是我们这个时代进化的鲜明特质。

贴一个拓展阅读,前几个月写的一点小东西:

———

前情提要:
豆瓣改了豆邮为私信,大家炸锅了好几天,我觉得算是无足轻重的一个改动,但是吵得出奇热闹。不民主这种比较散发型的讨论我就不多说了,说几个我今晚看到的文章。

关于豆油改私信这件事儿,瞎说几句
这位豆友饱含深情地说了一堆,我总结出意思就是,豆瓣靠豆友UGC生产内容,但是不断地让这些深度UGC的豆友们离开豆瓣,潜台词就是恨铁不成钢——“贵瓣药丸”。

aire老师发了多条,例如”我确实是非常佩服豆瓣公司的智商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只用手机App”这是值得鼓励的吗?其实这很可怕的事情。就是说“越来越多的用户”将再也不写日记,甚至不会在“事情”里贡献任何有价值的长文章!特么你们用手机打那么多字?特么手机App能日记发图吗?豆瓣没有了文章,就失去了价值!只剩私通“

其实大意差不多,无非是平台和用户之间的较劲,但是有意思的是那个论断——越来越多的用户用APP是件好事儿吗?

我在下面回复到:
说的有道理,但是另一个逻辑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不让用户用APP,用户就不看你了。内容生产的沉重和传播的轻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UGC在互联网时代就面对着这样的挑战,到底是鼓励传播还是鼓励制造?豆瓣作为一个平台必须有所选择,这个真不赖豆瓣,这也不是豆瓣能解决的。又或者说,把豆瓣变成了另一个榕树下/晋江一样一样重内容的东西纯阅读网站?不,豆瓣说到底是一个SNS社交网站,只是强兴趣弱关系,靠趣味链接的UGC的网站。只要豆瓣能够把“靠趣味链接”做得更好,豆油还是私信,其实都不是本质的重要。而如何能够展示出个人的趣味?
影音书画固然是,而且重要的不是影音书画这个电子,重要的是规则,然后通过平等的规则让内容出来,当然,运营也很重要,在此基础上再用新的规则激发更多原创力,更多好玩的玩法。豆瓣最重要的“人情味”,是“志同道合”,只有人才能深度黏住人。

不过说起来,我觉得新用户们并不是那么在乎自己是否与众不同,或者自己是否能找到跟自己趣味相同的人。另一个感受是,很多资深用户离开豆瓣,并不是因为都豆瓣不好,而是因为生活更丰富。优质的用户离开,新的用户没有这么强的生产习惯和能力(这点存疑)的时候,一个社区网站会变成什么样呢?

会变成小粉红那样,粗俗鄙陋,不堪入目,但是依旧有人会前赴后继地玩。

—————-更新两条回复————

08年还是博客时代,长文章时代,大家愿意用文字,用各种费心的东西表达自己,但是移动端时代,脸萌也好,那个电影APP也好,都是非常非常轻的应用,不生产实际更多审美价值的。移动端就是一个轻传播的东西,天生反对创造这种重的东西。
我还是坚持一点,愿意写想写的人,还是会写,但是“创作”会因为轻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可贵难得,而不是以前这样唾手可得,这就让人们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如此重的劳动会有回报,否则就不创造。

比如说写段子,如果用户真的喜欢段子,段子可以创造价值,那么总有一天会有个专门生产原创段子的APP,就像原创网络文学的app一样,把这些人都收集起来,新起来的“毒药”不就是豆瓣付费版吗?人们不愿意UGC了,好,没关系,我专门养一堆编辑GC给你看,你只需要轻轻点赞,分享,你就可以通过这个小动作交到朋友了。但是不制造的人,是最没有魅力的人。这样的用户关系也是相当脆弱的。

鲍鲸鲸原来是豆瓣出来的啊,怪不得!社交平台做内容的好处就是优质内容的广泛传播。如果是专业性的网站,根本是无法做到这么广泛的传播的。传播是大众的,优质是小众的,这也是一个哲学上的难题。说豆瓣平台好有情怀,除了它自己选择流传出来的那部分内容是好的原因外,还有就是它的规则。它在最初做UGC的时候,内容展现的规则、用户之间相处的平等的规则,内容传递时“发自内心/兴趣”真实的规则,都是它真正有情怀,又显示技术和理想的地方。网站版其实走到今天的确功能太丰富,一个app根本涵盖不了。豆瓣其实最想变成微信,一个平台,上面寄生者无数可以生产优质内容的大小号。但是豆瓣的app思路一开始就偷懒,就不往刺激用户生产上走,而直接想用已有的优质内容直接坐享其成拉新,就变成了一个“类淘宝”+类”虾米“+”类澎湃+……豆瓣的移动端策略太蠢了,产品经理短视。

抱怨的人生

我记得有流传很广的鸡汤叫做《不抱怨的人生》,但是我好像一直都很多抱怨,内心充满了各种厌世的念头想法。

如果说成长或者成熟是学会默默接受而不反抗,用轻描淡写的态度沉稳地接受一切,大概我不论工作几年都无法真正成熟吧。

2.1袭人是“袭”“人”吗?

袭人是个丫鬟,十二钗的册子里连正册都不入的角色。

我小时候看的时候,只以为入了正册的才是正角色,复册、又复册的不过是依次降等的配角,因此一直不觉得袭人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当然,事实证明我错了。

我对袭人的看法也经过几次变化,最初印象是书里面说她“温柔婉娈,娇媚可人”且“忠心耿耿”,这种书里正面形容描写的,很容易让人对她印象很好。小时候见识少思虑浅,看不出她后期那几次“重要表现”的意义。多看了几遍又看了一些袭人的点评,才发现“贤袭人”背后原来有很多复杂动机,曹雪芹如果生命中真的有一个“袭人”的原型的话,那曹雪芹对她的感情可真是太复杂了。

说起来有趣,孟静虽然肯定袭人“敬业”、“性格好”的特点,比如她多次重点读了书中对袭人照顾宝玉无微不至的正面写照(例如宝玉突袭花家,袭人照顾他)或者侧面描写(例如麝月不去赌钱独自看屋子,被表扬“公然又是一个袭人了”。)但是她对袭人和宝玉发生性关系又颇不以为然,并且认为袭人“勾引少爷”的心思早就存下。比如,袭人虽然第一次跟宝玉发生x关系是宝玉“半强迫”的,但是书里写“她知道贾母早把自己给了宝玉的。”但是后文能看出来,她只是暂时被贾母“借给”宝玉的,真正公然拨过去给宝玉的是晴雯,这一点在逐出晴雯后王夫人向贾母汇报的时候,贾母也侧面确认了她当初对晴雯的安排意思。袭人受到的待遇更类似鸳鸯,平和可靠忠心服侍,但是并不是”姨娘“的人选。那么问题一,袭人凭什么觉得自己这么大喇喇就一定是姨娘的人选呢?这背后的心思大可揣度。

其次,袭人本来就比其他丫头大几岁,书里面写她“渐通人事”后来我们会看到,除了贾宝玉第五回跟袭人“初试云X”之后,后来也不止一次再跟宝玉有些首尾,这些事情从晴雯心不服讥讽了几次的言语中就能看出来。再者,孟静有个点抓得特别搞笑,她说袭人“勾引”少爷固然挺不要脸的(这点我赞同),但是她怎么好意思去跟王夫人告状宝玉和别的小姐们的事情——这一点直接指向黛玉,以及晴雯四儿芳官等人的事情呢?

另外有意思的就是,孟静念着念着就会来一句,“哎呀,袭人也真是命好,跟宝玉搞了这么多次,居然也没怀孕。”嗯,犀利地发现了我另外一个没留意的地方。

不过后来好像发现,这一点也有其他人说,甚至有人说袭人最后离开宝玉就是因为不孕……这一点想来也很奇怪,因为在古代,“无后”、“不出”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曹雪芹得多对袭人有想法才把袭人设定成不孕不育啊。

欧丽娟因为教育背景关系,一直把“性”这个事情当作洪水猛兽来对待,一直坚持是开放自由的天性——性觉醒——导致了“伊甸园”(大观园)的崩溃,那么她这么推崇的袭人和宝玉在搬入大观园之后XOXO很多次啊,如果说有“病毒”——是的,欧丽娟就是把性当成病毒来看的,而我觉得曹雪芹的性观念反而比欧丽娟开放先进多了,这点说到欧丽娟的时候再慢慢说。

刘心武就更搞笑了,他没主要说袭人多坏,他赞同袭人“告密”说,但是却认为袭人告密,特别是告密黛玉情有可原,因为“情迷活宝玉”的时候,宝玉错将袭人当作黛玉,诉说了一堆的“情话”,袭人第一反应是“神天菩萨,坑死我了!”刘心武对这句“坑死我了”做的解释特别逗,他说,袭人为什么第一反应是“被坑了”呢?因为她感觉自己宝玉的x生活的替代品,换句话说,宝玉和她在一起时心里是把她当作黛玉的,这样的话,她感觉自己不受尊重,所以恨黛玉,所以才跟王夫人“进谏”,阻碍黛玉。这话的含义有双重:第一,肯定了袭人的确是对黛玉怀恨在心的;第二,告状的确是有报复的成分在内。讲真,我听的时候相信他是觉得袭人那些“告密”行为事出有因,但是他的“解释”真的是越抹越黑不忍直视……

孟静呢,也感受到了袭人对黛玉这份微妙的“敌意”,有好几个地方,比如她跟湘云传话说黛玉剪了湘云给宝玉做的扇套(书里虽然没直接说,但是湘云做的扇套只有袭人知道,她不传话给湘云,湘云怎么知道黛玉剪了她做的扇套,而且她既然知道剪了,怎么不知道黛玉是在不知道她做的情况下剪掉的?湘云曾经和黛玉吵架后马上又和好(见湘云笑说小戏子像黛玉那一节);其次,孟静念红楼的时候提到,在宝玉生日的时候,大家叙起生辰,袭人记得林姑娘的生日在二月“只是不是咱家的人”,说明袭人潜意识是排斥林黛玉为“贾府”的人。而事实上,贾宝玉和林黛玉都认为林黛玉是贾府的人,根本没想过她“不是家里人”。当然,王熙凤也不这么认为,不过理由不同,不展开了。

孟静说,袭人肯定是希望宝钗能做宝二奶奶的,因为他们性格智趣相投。

我忘记实在书中原文写的还是某个论文里面写过,从袭人的角度来看,林黛玉作为宝二奶奶,她的顶头上司,一定很多挑剔和不顺意。而不招大房喜欢的姨娘有多不好,不说别的,赵姨奶奶殷鉴不远啊。因此不管从三观还是未来发展、生活相处来说,当然宝钗做宝二奶奶对她最有利了。不过孟静觉得,袭人和宝钗在对宝玉的定位上有偏差,比如袭人就一直希望宝玉安安生生,不求上进也没事,平安守礼就可以了,她的眼界也决定了她所谓“箴宝玉”那三条也是落在非常低的礼教层次上。但是宝钗呢?宝钗则一直希望宝玉能够振兴家世,希望宝玉能够好好读书上进考取功名经世济民。“他们俩的目标不一样,久了在控制宝玉这件事上面也一定会有分歧的。”

这倒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宝玉现在看来就是妈宝,他选择袭人不过是从奶奶宝、妈宝变成了“姐宝”,但是这种男人虽然过得很快乐,无缝连接被照顾,但是被人控制的人痛苦就在于,你根本无法主宰自己,你的喜怒哀乐都是被别人所主宰的。想想,一堆“大妈”、“小妈”、“中妈”在“我为Ta好”的旗帜下展开的无休止的家庭纷争,这个懦弱的人该有多苦恼,现代不有很多吗?夹在老婆老妈之间受气的妈宝男们……

宕开一笔,我们会发现,如果从这个方向来看,凤姐不喜欢宝钗做宝二奶奶,喜欢打趣黛玉和宝玉的婚事,也就有了很多解释,除了老太太喜欢黛玉有意思撮合以外,林姑娘身体不好无法理家,自然她还是管家奶奶,但是宝钗是有能力有体力理家的,这一点在续书中高鹗也有铺垫,孟静也提到,宝钗是一个领地意识非常强的人,她如果成为荣府二房奶奶,只怕真的没有凤姐的立足之地了。

袭人的名字被人解读是“袭击”人之“袭”,这一点我个人觉得有点过分,毕竟袭人的性格并不是攻击型的,甚至在书中她那些让人有争议的事情,作者也贴心地给铺陈了了很多前因后果,因此认为“袭人”这个名字是鄙薄的,我并不认同。但是“袭”字的确有一种让人说不清楚的被“束缚”、被“包裹”的感觉,不过这么一想,袭击是硬性的,包裹是软性的,还是有相通的地方。

袭人一直被认为是“钗复”,和“颦影”的晴雯是一组对照,有意思的是,在怡红院或者宝玉身边,薛林二人林的分量一直都是重过薛的,但是下人层面,袭却不管从戏份、作用还是在宝玉心中的分量影响,都远远超过晴雯。
(待续)